喜饶俄热活佛

仁泽法师1997年拜喜饶俄热活佛学习红教。活佛为法师取藏文名字“白玛喜饶”,意即“莲花智慧”。

以下是政协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员会在喜饶俄热活佛圆寂后的公告:

喜绕俄热活佛,男,藏族,1922年生于四川省新龙县,藏文大学文化。1926年被认定为新龙县嘎绒寺活佛。1930年至1942年在新龙嘎绒寺学习藏文和佛教经典;1943年至1947年在新龙县嘎绒寺任主持活佛。1948年至1949年至云南省鸡足山朝圣拜佛,1950年2月在云南下关参加革命工作,随解放军四十二师到中甸等地区作上层统战工作。1950年2月至1953年,任云南省政协委员、民委委员、丽江专区政协副主席、迪庆藏族自治州筹委会主任委员;1953年6月回到原西康省,任原西康省藏族自治区第二届协商委员会副主席,1955年3月至1994年,历任政协四川省委员会委员、政协甘孜州委员会第一至七届副主席,全国佛教协会理事,四川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甘孜州佛教协会副会长,四川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甘孜州佛教协会副会长,四川省藏语佛学院院长,1995年3月退休。 

喜绕俄热活佛是我们党忠诚的朋友,是同党真诚合作的挚友和诤友。1950年,他协助解放军14军,在云南藏区和平解放和爱国统一战线工作中做出了积极贡献,深受党和政府的信任,安排为云南省政协委员、丽江地区政协副主席。他信念坚定,始终如一地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党的各项方针政策,坚决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在全州宗教界起到了模范带头作用。 

喜绕俄热活佛在工作期间,团结同志,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积极抓好自已分管的工作,努力完成任务。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他按照四川省民委关于收集康区文物古籍和木刻书板的任务要求,不顾年岁已高,克服各种困难,遍访各地著名寺院和文物古迹丰富地区,协助党委、政府建立了三十多个文物古籍管理所,为挖掘和保护民族文化资源作出了突出贡献。在我州地名普查中,不怕吃苦,努力工作。为了培养藏传佛教界人才,他四处奔走,积极协调,通过艰辛的努力,在各级政府和十世班禅大师的关怀下,建立了四川省藏语佛学院,为我省和云南等少数民族地区培养了一大批具备藏传佛教学识的人才,受到各界群众、佛教界僧侣的爱戴和称赞,也受到国外藏胞的赞誉。在州佛教协会任职期间,他认真学习并模范执行党的守教政策,对僧侣进行爱国爱教和守法教育,为我州的发展和稳定作出了贡献。在州政协工作的岁月中,他热爱政协工作并多次深入基层,积极配合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做好化解矛盾、维护稳定、凝聚人心工作,为藏区民族团结、社会稳定,特别是家乡建设和民族团结作出了积极贡献。他在工作中平易近人,团结同志,努力完成常委会和主席会议交办的各项工作任务。他积极出席省、州政协会议,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职能,反映社情民意。认真收集和撰写文史资料,由于工作成绩显著,曾经多次受到表彰。 

喜绕俄热活佛是一位爱国爱教的好活佛,一生中他一方面积极协助党和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另一方面潜心钻研佛学,遵照佛教教义广积善德,受到广大群众真诚的爱戴和尊敬。喜绕俄热活佛是有很高的佛学造诣,在康巴地区和云南地区的信教群众中享有较高威望。 喜绕俄热活佛因病医治无效,于2005年12月7日5时50分,在重庆市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圆寂,享年83岁。

喜绕俄热活佛在重庆住院治疗期间,甘孜州政协领导和州委统战部、州宗教局、州佛协、州政协机关十分关心,专程前往看望慰问。中共四川省委统战部和重庆市委统战部领导也十分关心和重视他的病情和后事办理工作。

喜绕俄热活佛的圆寂,使我们党失去了一位忠诚的老朋友、好活佛,是我州人民政协和宗教界的一大损失。在沉痛悼念喜绕俄热活佛的时候,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认真做好人民政协工作和民族宗教工作,为我认真做好人民政协工作和民族宗教工作,为我州的经济发展、政治稳定、民族团结、社会进步作出新的贡献。


政协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员会


喜饶俄热活佛生平:

四川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人,1922年生,2岁时由措坡多罗活佛认定为森巴多吉的转世,并举行过座床典礼。

从小就特别慈善,森巴多吉的徒弟他都能认出。他在却吉多杰活佛、青寨罗波活佛、措坡多罗活佛、亮巴德威尼玛、多吉邓灯、嘎旺林巴等各教派的大德那里听经、灌顶、学佛。修习红教、黄教、花教等各教派经典。6岁时,在喜银多吉活佛处得到白玛邓灯传承,13岁时在多吉邓灯活佛处得嘎院寺传承。雄龙溪各寺庙、各头人都把他请到寺庙上拉荣(如意堂)来。他对嘎绒寺就象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25岁时,他本想到五台山坐静,但时值汉地战乱期间,便到了云南鸡足山修行3年。

解放初期,他为汉藏和平统一,众生安乐而工作。1950年曾任云南省政协委员、云南省民委委员、云南省丽江专署政协副主席、德欣州筹委会主任。1953年调回西康,仍担任各种职务。在康区调解纠纷,帮助各寺庙,从1981年起,为各教派的寺庙和喇嘛的恢复与发展,作出很大贡献。同时,为嘎绒寺的重建,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凡是寺庙所需要的内、外的菩萨、经书、法器都尽量供养。生前为中国佛教协会理事、四川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四川藏语佛学院院长。 

1981年四川省民委组织四川管辖的康区安多地区,收集整理包括寺庙在内的文物古籍,全权交给甘孜州政协副主席喜绕俄热活佛管理。在重点的34个地方,建立文物古籍保管室,嘎绒寺也建立保管室。

1982年新龙县第一座开放的寺庙是嘎绒寺,国家拨了46000元人民币修复寺庙,千佛殿及四个小殿都进行了培修。佛教的节日及念大经的节日也逐渐恢复。喇嘛巴诺在后殿塑了镀金的文殊铜像(约3米多高)一尊。大殿第三层的经堂内喇嘛格桑仁增塑了释迦牟尼佛铜像一尊(一米多高)。喇嘛格桑仁增送5寸莲花佛铜像100尊,噶陀(嘎妥)寺的西炯活佛放了8寸的释迦牟尼佛像100尊在经堂里,另重新塑了白玛邓灯的铜像(约一米高)一尊。恢复了金顶下面的经堂(里面保存着白玛邓灯的遗物)。 

从1981年起,喜绕俄热活佛组织人力、物力,花了15年的时间进行寺庙的培修和恢复。大殿里白玛邓灯、荣仁多吉、索龙塔耶、三座灵塔已重新塑造。弄弄多吉、生巴多吉、贡嘎多吉、嘎多吉、移西多吉、嘎宗旺钦、索龙巴敦等13座灵塔,寺庙内念经用的许多法器,都是由喜绕俄热活佛供养的。 

只剩下残墙断壁的胜利光堂亦按原样重新修建,恢复了7个殿,大殿里重新塑了约5米高的镀金莲花佛像一尊,堪布菩提萨,藏王赤松德赞的铜像各一尊。大殿里的法器、装饰样样齐备。 现在寺庙内有100多幅唐卡;大藏经、小藏经7部;金银结合、银铜结合的法器有5套;跳神的面具和衣服有全套。1994年桑吉泽仁活佛来嘎绒寺开光圆满。 

喜绕俄热活佛于1984年亲自接压拉索加的转世晋美彭措到嘎绒寺坐床,安排在压拉索加的家庙洞处该长住。1985年十世班禅大师批准成立嘎绒寺五明佛学院,佛学院现有80多位僧人在那里自费学习,校长是文波尼哈。

喜饶俄热活佛的前世——森巴多吉活佛的介绍:

既是白玛邓灯的经师,现世是白玛邓灯的徒弟。白玛邓灯亲自认定为白玛根松的转世。释迦牟尼佛时他是俄松(大迦叶尊者),八地菩萨内为观音,藏王里是松赞干布,莲花佛25个徒弟内为索波拉巴,印度80位大德内是德破巴,白教内为玛尔巴的儿子达曼多得等,是白玛邓灯108八位徒弟中森巴多吉。在白玛邓灯、索龙塔耶跟前听经,灌顶修持,闭关完后,主持寺庙的日常活动,培养僧人,管理寺庙等,在世期间,曾对嘎绒寺大殿进行了培修,对彭措拉诺、土木寺拉诺家庙也进行了培修,在甲日德庆寺、共觉寺、桑寺、措甲寺重建功德尤著,七十二岁圆寂,荼毗天上布满五色彩光,有许多舍利。

 



在线闻法 回到顶部 在线闻法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