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和宗教的关系以及发展


作者:仁泽法师

关键字:科学,宗教,真理,佛教

仁泽法师2007年北京汉藏文化夏令营的演讲稿

首先,明确一下科学和宗教这两个概念的基本含义。

科学是以客观事实为依据,寻求真理的学问,包括自然、社会和生命等方面。技术是人类在劳动中发明的为人类服务的物质工具的方法。当然,在科学的基础之上发明的技术,比古代经验积累的技术要高超得多。

宗教这个名词原来是佛教的专用名词,宗是指禅宗,教是指三藏十二部教理。禅宗的祖师曾经说过:通宗不通教,开口惹人笑;通教不通宗,又如半边风。西方的基督教传入中国后,宗教这个名词就用来泛指各种信仰。

科学和宗教的关系以及发展大致可分成五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科学的萌芽阶段,是在文艺复兴开始的时期。在文艺复兴时期之前,宗教思想在欧洲完全占的主导地位。

大约在公元6世纪,基督教传遍了欧洲大陆。西欧没有统一的国家,但却有统一的教会。教会的权力不但高于诸侯,有时甚至高于国君之上。在思想文化领域里,教会处于完全垄断的地位。大一统而又虔诚的宗教信仰给欧洲带来了持久的和平。虽然,当时的欧洲与亚洲比较是落后的、贫穷的,但人民的生活是平静的、和乐的。欧洲几乎所有的生产技术都是直接或间接地从中国学习到的。

12世纪,教会创办了大学,这些大学设有课程包括教会法规、法律、医学、神学:文科有自由七芝,包括拉丁文法、逻辑学、修辞学、算术、几何、音乐、天文等。大学最初是培养教士的机构,不久,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和其他古典名著被翻成拉丁文后,西方学者面临体系完整的唯理论自然哲学,欧洲思想界由此发生了大动荡。这时,出现了双重真理说(代表人物一巴黎大学的修道士托马斯——阿奎那)。

创办大学,自由七艺和哲学真理为后来的文艺复兴和科学的萌芽酝酿了思想上的基础。


 第二个阶段,是科学蓬勃发展的时期,这个时期的科学家都是有信仰的,最具代表科学家有哥白尼、牛顿、笛卡儿、达尔文等。

哥白尼,他原来是做牧师工作的,业余从事天文学研究和观测,哥白尼的日心说否定了基督教的地心说,对欧洲人的信仰冲击是强大的,从此科学蓬蓬勃勃发展起来。

牛顿,他是经典物理学的奠基大师,几乎所有近代科学都是在牛顿理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然而牛顿后半生的主要精力却用于神学的探讨。牛顿说:科学与上帝伟大的创造相比,不过如一个孩子在大海边偶然捡到一片美丽贝壳而已。可是大海里又有多少美丽贝壳啊!又说:我愿以自然哲学的研究来证明上帝,以便更好的事奉上帝。(《牛顿自然哲学著作选》5-6页)

笛卡儿(1956-1650):法国哲学家、物理学家、数学家、生理学家,建立了无所不包的哲学体系,他说:上帝是无限实体,上帝是有限实体的创造者和终极原因,而有限实体包括精神实体与物质实体,两者同时存在,互不相关。物理学是关于自然界的学说,是研究可被经验到的物质实体的学说。他的二元论世界观以后形成了笛卡儿主义,理性的探究和判断被扩展到各领域,所有的传统和权威都必须接受理性的检查。对科学界和哲学界在两百多年的时间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达尔文不能算最伟大的科学家,为什么提到他,只是因为他对无神论者的影响。达尔文是进化论的创始人,他的那本《物种起源》对世界产生了巨大影响。

可是达尔文却是个基督徒,在他的《物种起源》和《自传》中多次强调:自己从没有否认过上帝的存在,并称自己的学说与上帝创造宇宙万物毫不矛盾。只不过在某些国家因为种种原因,所出版的其著作有删节,以上内容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

……

据盖洛普曾对过去300年262位最著名科学家的信仰进行的调查,信上帝者则有242人占百分之九十二。 甚至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十大科学家全都是信上帝的;不信上帝的有20位,占总数的百分之八,并且他们都是工业革命以后的人。


 第三个阶段,十八世纪后期,工业革命以后,部分科学家和多数普通老百姓对科学技术的力量感到神奇,以为科学可以解决人类的所有的问题,这个阶段是迷信科学的阶段。

十八世纪后期,盛行于一些杰出人士之间的观点认为,信仰应越来越多地被科学知识取代的时候已经来到。传统的宗教信仰受到自然科学的强烈冲击。

达尔文(18091882)的《物种起源》发表后,一些社会学家、科学家和统治者把达尔文的进化原理应用于社会,把生物学的自然选择、生存竞争等概念引进社会学,认为弱肉强食是社会发展的规律,这种社会达尔文主义使得欧洲人开始淡忘了上帝,淡忘了他们的原罪,欧洲内部动乱和战争越来越频繁,对外的侵略与掠夺更加变本加厉。

18世纪末19世纪初,沙文主义产生于法国,并且迅速传遍欧洲,它宣扬本民族利益高于一切,煽动民族仇恨,甚至主张征服和奴役其他民族。

另外,狂人尼采的思想和黑格尔的历史哲学观对德国纳粹也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

到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西方人已经完全迷信于科学的发展,陶醉于技术的进步,唯物主义思想在科学界与哲学界越来越多地替代了旧的宗教哲学思想。

一些哲学家敲响了上帝的丧钟,上帝死了!西方人完全忘记他们的原罪,整个西方出现了严重的信仰危机。

日本的明治维新,从1868年开始,政府颁布了神佛分离令,恢复神祗宫,使由佛教管理的神社归政府统辖,实行政教一致,神道教国教化,(这是日本走上邪路的开始)。各地出现废毁佛像、经书、寺庙的运动,以及责令僧侣还俗归农等现象。由于启蒙运动的蓬勃开展,科学技术的传播和西方文化传入,使佛教处于被压制的境地。

在这种情况下,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很显然,造成两次世界大战的最主要思想根源之一是信仰的动摇或丧失。

两次世界大战虽然平息了,但是由于信仰的缺失,陶醉于技术进步而产生的深深的精神危机继续向整个世界蔓延。

由于西方各国国内的各种各样令人困惑的社会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棘手。

在这个阶段,中国清王朝灭亡之后,科学才逐渐传入中国,在此之前,如释、道、儒三教思想在中国占主导地位。

第四个阶段,是宗教复兴的时期,有一部分西方国家的政府、学者以及普通老百姓从二战以后就逐渐开始反思物质文明。

他们认识到,在精神层面,人类的生活也并不比以前更快乐幸福。他们对科学的局限性,有所觉悟,明白无论是科学还是法律都无法解决日益严重的吸毒、暴力、精神疾病、自杀等社会问题。

环境污染,人口爆炸,能源短缺,生态失衡,资源破坏甚至枯竭、核战争威胁等世界关心的共同大问题都是物质文明带来的恶果。

在哲学方面,西方存在主义哲学思想盛行,这种哲学也叫死亡哲学或生命哲学,是探讨生命的终极意义的哲学;还有叔本华的哲学思想和小乘佛教的思想非常接近。

这些哲学思潮是和宗教复兴交相辉映的。

爱因斯坦(——1955)的晚年非常关心宗教和道德,他这样写道:光有知识和技能并不能使人类过上幸福而优裕的生活,人类有充分的理由把对高尚的道德准则和价值观念的赞美置于对客观真理的发现之上。

1948年11月10日,在波士顿第一次举行的世界大战停战纪念会上,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雷德利将军的演讲中指出:我们有无数科学家却没有什么宗教家。我们掌握了原子的奥秘,但却摒弃了耶稣的训喻。人类一边在精神的黑暗中盲目地蹒跚而行,一边在玩弄着生命和死亡的危险的游戏。这个世界有谋略而无智慧,有强权而无良知。我们的世界是核子巨人,道德侏儒的世界。

1921年,美国牧师布克曼在英国牛津大学发起信仰复兴运动,名称为道德重整运动。到1938年6月在伦敦宣告成立,同年在瑞士因特拉肯举行第一次世界大会后,运动逐渐扩展到六十多个国家,宣传四大道德标准:诚实、纯洁、无私、爱,提出改造人格来改造世界的口号。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多次在瑞士、日本、美国等国召开大会。对宗教信仰复兴起了很大作用。

二战后,除了少数国家之外,全世界的宗教复兴运动持续了二十多年,许多人对找回了信仰。

50年代中叶,世界佛教复兴运动进入高潮。尤其是日本、新加坡、台湾、韩国和东南亚国家和地区。

例如,二战日本投降后,以美国为首的占领军发布《宗教法人令》,废除了国家神道及它对其他宗教的控制,实行信仰自由和政教分离原则。佛教各教派在很短的时期内取得了爆炸性的发展,迅速形成了二百十多个新兴教团。现在的日本,约有信徒八千七百万,寺院六万多所。在政府和财团的支持下,佛教的教学和研究也有相应的发展,拥有佛教大学二十多所,学会和研究会五十多个。

欧美等国的佛教也有了而显著的发展。日本佛学博士、禅宗大师铃木大佐把禅宗传入了欧美;台湾的法师们把汉传佛教传入了欧美,东南亚的小乘佛教和藏传佛教也都在欧美各地建立了寺庙和禅修中心。佛教正悄悄地、被一些科学家与知识分子所信奉。

美国著名的哈佛大学,设有佛学系、禅堂。英国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也成立了佛学社。英国从1994年开始,国家以法律的形式规定佛学是青少年的第二宗教必修课。

爱因斯坦是上个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 作为犹太人的他,对上帝的理解与普通人有所不同。但是他却是坚信上帝的,他说:荣耀而高超的上帝之灵在我们微弱心智所能察觉的微末细节上显示他自己,我对之衷心赞佩,我的宗教信仰由此构成。我深信有个高超的智能彰显在不可思议的宇宙当中,这构成了我对上帝的信念。

在《爱因斯坦文集》第283页他这样写道:你很难在造诣较深的科学家中,找到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

这个时期,中国在闭关锁国,搞阶级斗争和权力斗争,把所有的传统文化毁灭殆尽。虽然在民国时期,基督教文化和西方的科学技术都传入了中国,但解放后,我们只保留了科学技术,基督教文化也几乎完全的关闭和废除。

从改革开放到今天,虽然各种宗教都有所复兴,但大多数人对佛教的了解几乎为零,我们现阶段的思想还是处在迷信科学的阶段。


 第五个阶段,二十一世纪将会是科学和佛教融合的世纪。

在300多年的时间中,科学已从少数热心之士追求真理的业余爱好发展成文明的支配力量。但是,科学技术的发展导致的物质文明在给人类解决客观问题的同时,又带来更严重的客观问题。

科学发展到今天,科学家对物质运动变化的规律有了较深的研究,对人类精神方面的研究还相当肤浅。他们提出的十大科学疑难多数都与精神有关。
 科学和佛教能够融合的原因是佛教和科学的起源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寻求真理的学问。科学和佛教有完全相同的研究体系、理论、方法、实践和证实。

真理是至真、至善、至美的统一体。过去的科学有其真的一面,缺少善与美的一面。但现在的科学已经开始关注这方面的内容,生命科学是现代科学的前沿阵地,有一批优秀的科学家,把精力投注在生命科学研究上。

在生命科学的前期,是从心理学的角度和生物学的角度来研究的,例如:弗洛依德的心理学。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生物学成为热门的学科,到九十年代,对心灵深层次的研究以及对灵魂是否存在的研究是许多优秀科学家感兴趣的课题,被各国科学家重视起来。

还有一些科学家开始注意中国文化,他们把中国文化称之为东方神秘主义,他们已经发现佛教是科学的,是寻求真理的宗教。

西方著名物理学家卡普拉,在他的《现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中说道:《大方广佛华严经》与现代物理学理论有惊人的相似性。量子力学迫使我们认识到,宇宙并不是物体的集合,而是统一体中各部分间相互关系的复杂网络。但这正是东方神秘主义体验世界的方式。他们所描述的经验与原子物理学家所使用的语言是极为相似的。

“关于量子原理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它推翻了关于世界可以座落在外的概念……宇宙永远不会再次处于同样的状态。我们不是宇宙的观察者,而是参与者。宇宙就是自己的参与者

《楞严经》中写道:色身外洎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现代量子力学的发现却是佛在无量劫前早就亲证了的境界。

佛教有关世界的描述:

世:时间的迁流,过去、现在、未来,三世。

界:空间的划分,东西南北上下,十方。

世界:一个日月围绕照耀之下的时空,

小千世界:1000个世界。

中千世界:1000个小千世界。

大千世界:1000个中千世界。

三千大千世界:即大千世界,因为三个千连乘,所以叫三千大千世界。相当于一个银河系。

一佛刹:一尊佛教化的国土,含括三千大千世界。

娑婆世界:释迦牟尼佛(法身即毗卢遮那佛)的佛刹,位于普照十方炽然宝光明世界种的第十三重。

普照十方炽然宝光明世界种位于无边妙华光香水海:的中央。

无边妙华光香水海位于华藏庄严世界海的中央。

华藏庄严世界海位于十方世界海的中央。

十方世界海在一真法界中。

一真法界诸佛证悟,如来以一真法界为身。
 

大科学家薛定鄂,是量子力学的权威,近来研究生命科学,薛氏说:我在母胎时,并不是我生命的开始,我是依照了过去的蓝图,而出现我的生命。我的死亡,也并非我生命的结束。薛氏之说,生前已有蓝图,死后生命并不结束,恰恰否定了人死如灯灭的俗论。至于蓝图,则相似于佛教所说的阿赖耶识,即第八识,此识含藏一切种子,我们的现在世与将来世都决定于此识中的种子。

爱因斯坦说:物质是由场强很大的空间组成的……,在这种新的物理学中,并非既有场又有物质,因为场才是唯一的存在。物质和时间只是人们的错觉。而佛经上告诉我们: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缘起性空,诸法无我。

相信很多人都记得爱因斯坦的那句名言;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盲目的,可是没有宗教的科学却是无法前进的

1963年荣获诺贝尔医学奖的英国爵士艾克理说:人体内蕴藏着一个非物质的思想与识力的我,……在肉体大脑死亡之后,仍然存在并仍能有生命活动形态,可以永生不灭。

1981年荣获诺贝尔医学奖的美国史柏理博士也说:人的自我是一种崭新的或必要的非物质。

这在生理科学上也同样得到印证,加拿大著名的神经生理学家潘菲特博士也认为人类并不仅是只有物质的躯体,必然兼有无形的非物质灵魂。

我们知道,佛教经论在论述世俗方面,指出众生正是以非物质的我执心识为因,而漂流于三界轮回的。只有到证得最终的解脱果位时,心识才会全然转化成胜义的智慧。

虽然现在科学仍在飞速发展,但这些理论还是经受住了考验,诚如英国基勒学院的麦楷博士所说的那样:至今仍无一种已知的学说足以推翻艾克理与史柏理两人的'生物有灵魂'理论。


科学和佛教融合的关键点是对轮回的认可。

其实,大多数人对这个概念有误解,佛教并不认为有一个不变的灵魂在轮回。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就已不同了,今年的我比去年的我变化更大。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人都在刹那变化,更何况后世,但又不能说过去之我、现在之我和未来之我没有因果关系。

今世和后世是不同的人,但后世又是今世的因果继续,是不会中断的。当人死的时候,舍去今世的肉体以及一切名利亲情,今世的所做的一切善恶业成为转世的业因。

所谓业,造作之意,是指每个人的(善恶)思想和行为,从过去的角度来说,叫业果;从未来的角度来说,叫业因;从因果相续的内在动力的角度来说,叫业力。

大家知道,人的心是有记忆功能的。记忆分为记录和回忆。人的思想和行为――业,即使只有一次,也记录(或者说存贮)在阿赖耶识(第八识)中,而回忆主要是意识(第六识)的功能。当然,有记录不一定能回忆得起来。

人的过去(包括前世)所有思想和行为都记录在阿赖耶识中,构成人的总业。总业表现为本能、习性、品性、信念、习惯、观念等,这是因为思想和行为的重复可加强记忆。

当一个人重复某个行为或接受了一个观点,当重复的次数多了就形成了习惯、观念等(心理学的角度),或者说形成了条件反射(生理学的角度)。例如,中国人有生儿子传宗接代的观念,而西方人这种观念则淡泊的多。

如果继续重复,就形成了习性、品性、信念、潜意识等(心理学的角度),或者说形成了无条件反射(生理学的角度);当经过无数次重复就成为本能。

人类的本能主要有生存本能、异性相爱的本能、生殖本能、自我保护的本能、对死亡恐惧的本能等等。生存本能是维持生命继续存活的本能,人类的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和循环系统的运转都是靠生存本能来带动的。

而人类的习性、品性、信念、习惯、观念却是不尽相同的。

大家知道:改变一个人的习惯、观念就已不算太容易,这要看他的信念、智力和意志力如何;而要改变一个人的习性、品性、信念等就更加困难了,俗话: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就是这个意思;而要改变一个人的本能,对一个凡夫来说,几乎是无法理解和接受的,也是不可能的。

有信仰的人对自己的嗜好、欲念会有所克制,而不会放纵。他们也会努力地改变自己的不良习性和错误观念。而人类通过修习佛教中的戒定慧,改变其本能也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例如有信仰之人的死亡观念是较超然的,当死亡来临时,心态是平稳的,恐惧感是较小的。修行较高的人甚至可以没有丝毫的痛苦和恐惧感。

而一个没有信仰的人,被他自己的善恶业力牵引到这个世界上来,除了死亡是可以肯定的,对于未来一无所知,他的潜意识是焦躁不安的、恐惧的。只是普通人不知道产生这种心理的原因,也不会进一步思考为什么会这样。当他独自一人无事时,这种莫名的烦燥、恐惧、孤独感常常会侵袭,他不敢面对自己,便逃到人群中去,用聊天、游戏、跳舞等娱乐来打发时间,使自己忘记这种心理;或沉浸到艺术里去;现代社会最懒的办法就是打开电视,百无聊赖的打发时间。

当然,一个完全忘我地忙事业或忙赚钱的人是很少有这种心理状态的。请注意,忙事业和忙赚钱是完全不同的。忙事业是一个人为了自己信念或信仰而辛勤耕耘的过程,虽然,这个过程也可能会带给他名誉和财富,所以,忙事业的人精神是充实的、愉快的;而忙赚钱是一个人为了生存,为了满足肉体上的各种欲望(美其名为享受生活),为了虚荣,为了高人一等而贪婪地追逐金钱。所以,这种人的精神,大多数是贫乏空虚的。所以,有一句话这样说当今中国某些有钱人:穷得除了钱什么都没有!

现在,简单地介绍一下一个正常死亡之人转入后世的过程:当人断气后,其实他(她)还没有完全死亡,只是昏厥,神经中枢――大脑停止了作用,但他的胸口还是热的,普通人三天后,由生存本能起作用,要求醒来(有点类似于人入睡后,而进入梦境的过程)。但由于原来的肉体已经败坏了,所以,会产生一个风大(微细物体)形成的化生身来维持生命。这个化身叫中有身(或中阴身)。每个中有身由于各自的总业力不同而见到不同的境界。

中有境界和人的梦境本质上虽不同,但又有点类似。由于中有身没有粗重的身体,而在空中飘荡,一般的物体对他也没有阻碍作用,并且耳聪目明,比生前要强七倍。中阴身象风中的羽毛一样,有漂泊无依的感觉而痛苦,故希望获得新的身体。

中有身也是由其总业力(本能、习性、品性等)来支配的,从客观的角度来说,他较容易见到与自己的(善恶)业果相近的将来的父母,从主观的角度来说,他也很愿意、很喜欢接近与自己业果相近的将来父母。

如果中有身没有投胎,每七天会经历一次死亡的觉受,正常的情况,四十九天之内会投胎。当然,中有身入胎时,除了生的本能在支配他之外,还有生殖的本能在起作用。而中阴身一旦入胎,就开始了新的生命。

有人问:如果有前世,那么我怎么不记得呢?其实,我们冷静的回忆一下就知道,不要说前世,一个普通人,6岁以前的事,可以说几乎都不记得,而几十年前甚至几年前之事,又能记得几件呢?你能说不记得的事,就没有发生过吗?人在母亲的子宫里昏睡了九个半月,前世之事完全忘记,也是正常的。而要证实轮回,一般有三种可能:

①修习佛教的禅定,到一定的程度,就可见到、可证实。这已被无数的修习者证实。

②死后才能知道。可是那时已经太晚。经过入胎、住胎、出胎又忘了!当然,也有极少数的人记得前世的事。但一般几岁后,就渐长渐忘了。这类事例从古到今皆有记载和报导。西方的科学研究人员通过摧眠术以及对死而复活之人的研究也证实了中阴身的存在。

③将来科学家有可能发明出更精密的仪器可测到中阴身。


在线闻法 回到顶部 在线闻法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