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律与对基因的最新解读


作者:转载

关键字:基因,因果,佛教,哲学,科学,宿命
人的塑造过程,到底有那种力量的影响来决定?是天性还是教化,或者两者皆有。基因研究似乎正越来越导致这样一种观点,基因的性质决定了人的性质,即人现实的各类活动都是因基因性质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表达。实际上这种研究的方向不断的向生物决定论靠拢。
 
从哲学的世界观的角度来看待这种观点,无疑,其或多或少的佐证了宿命论,并因此造成了悲观论的泛滥,使社会、个人对自我进步和完善因缺乏积极的人生理论支持而丧失信心,走入颓废的死胡同。虽然科学家以科学的态度来认识基因的研究本身,但是在当前高度相信科学和依靠科学的今天,因基因的研究而导致的生物决定论无疑对社会有负面的作用和影响。
 
佛教理论的一个最重要的基石是因果说,而因果说则来自于业力的存在。因基因的研究来支持生物决定论对佛教的因果理论有一定的意义,但这种意义是部分的,不完全的,必须要小心求证。佛教认为,现实的人生包括人的肉体所表现出的各种行为、现象都是在业力的作用下互动的结果,今天的果并非空穴来风,以过去的因的造作为前提。现实的人生和人身,很多方面的不可改变和不可解释性,是因为过去因在今世随缘报应的结果,带有必然的宿命性。
 
正如不同的人因基因性质的不同必然导致必然的各自不同的行为,而不同的人为何有不同的基因性质?当然,解答的方式很多,从形而下的唯物方式讲,林林总总,虽各有道理,但不究竟,总有顾此失彼之感。从形而上的唯心方式讲,三世因果,一句话便讲完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基因性质,是过去不同的因的结果。另一方面,不同的人不同的基因性质,当然必然导致不同的人的性格、爱好、行为等等。但是,因基因的研究来支持生物决定论在一定的程度上支持佛教因果论的同时存在着巨大的缺陷,它在承认因果相联关系的同时,僵化了因果关系,否定了因果关系的动态性、复杂性。
 
佛教的因果是活泼的,因中含果,果中含因,发生作用时,因果同时。因基因的研究来支持生物决定论,是一种断见。基因的研究是一个过程,以过程中的成果来断定一种理论是草率的表现。
 
让我们以佛教的因果论来讨论一下基因研究发展的可能方向。有因必有果,所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基因性质,是过去不同的因的结果。另一方面,不同的人不同的基因性质,当然必然导致不同的人的性格、爱好、行为等等。前面已经作了论述。同时,现在的果是未来的因,不同的因有不同的果,改变不同的因也就改变了不同的果。这种改变是一种生机,使现在与未来有了一种积极的联系,也就充分的肯定了人的主观能动性,是未来有了更大的希望。由此得出结论,基因是可以改变的,通过造作不同的业可以更改基因表达。这为密宗的即身成佛的惊天实践下了一个绝妙的注脚。这就是基因研究的可能方向。
 
基因研究奇人克莱格·文特尔对《观察家报》说:“我们根本没有那麽多基因来支持生物决定论。人类奇妙的多样性并非基因密码固有的东西。我们所处的环境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让我们大段引用美国《时代》周刊作者马特·里德利的文章《什么使你与众不同?》里的内容来理解一下对基因的新看法与佛教因果说的互证关系。
 
“但是,人类基因组计划以及此前进行的几十年研究的确帮助人们对基因发挥作用的过程有了更加细致的认识。起初,科学家详细叙述了基因如何为构成人体细胞的各种蛋白质编码。80年代以后,他们得出更为复杂、最终也更为令人满意的发现:经历可以更改基因表达。直到现在,科学家才悟出这其中包含的重大意义:学习过程本身就是基因的开启或关闭。我们把基因的盖子开得越大,经验对经营的影响似乎越强。”(与“命自我立”互证)
 
“这是对建造生命基础材料的全新认识,这种人是基于一种发现:基因并非传之父母的不可改变的东西,而是我们生命中积极能动的参与者;从我们被孕育的那一刻起,我们的每一种经历都对基因产生着影响。”(与“人成即佛成”互证)
 
“它们(基因)在人的一生中总是保持着积极能动的状态。他们你开我合,对外界环境作出各种反应。基因或许在子宫里指挥了躯体和大脑的建造工作;但是,紧接着,他们开始拆毁刚刚造好的一切,以适应人的经历。他们既是行为的结果,也是行为的原因。”(与“因中含果,果中含因”互证)
 
“这种关于基因的新看法能否使我们摆脱天性和教化的争论?或者注定每一代人都要对基因的看法彻底改造一番?与从前不同,今天的科学正极其详尽的解释着基因与环境是如何相互作用的。因此,关于天性与教化到底谁起决定作用的争论可以结束了。但是,人类也许生来喜欢简单、直线形的因果关系,而不会按照循环的因果关系来思考问题。与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相似,天性和教化的争论对人类思维来说太违反直觉。”(与“佛教因果论对人类科学和社会的指导和借鉴”互证)
 
基因的新看法与佛教因果论的互证,使我们对科学与佛教的看法有了全新的视眼,两者的关系在新的时代将变得更加密不可分。佛教的实践者只沉浸在宗教的仪式里不能自拔,而轻视科学的伟大发现和发明,跟科学的试验者固歨于科学的视眼,而摈弃佛教的人文和唯物唯心的先知先觉,只能在自我禁锢中葬送宗教和科学的前途!

在线闻法 回到顶部 在线闻法关闭